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 文章预览
大湾区教育的方向与特点:港大原副校长为你解读
来源: 教博会组委会 发表时间: 2019-08-30
摘要:

粤港澳崛起为中国教育第三枢纽:港大原副校长程介明献计大湾区教育。


作者介绍:程介明

香港大学原副校长,香港大学教育学院荣休教授,香港师训会主席,世界教育前沿峰会主席、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

 

粤港澳:中国教育第三枢纽

教育枢纽应该具备比较全面、健全、发展的个教育体系;有比较充实的教育研究;其经验和理念可以发挥辐射的并能,并且够引领周围学校的发展。

 

从这样的角度看,现在中国有两个大的教育枢纽:一个是黄渤地区。例如北京,天津,大连等地,这里有一些全国比较强势的大学,基础教育也比较好。第二个枢纽是长江流域,包括上海、南京、杭州,也可以把武汉包括进去。假如把粤港澳算在一起,完全可以成为第三个教育枢纽。


未来就在眼前:大湾区教育需要前瞻性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的特征有:第一,拥有比较健全成熟的教育体系,当然这其中也会有比较大的差异。第二,大湾区有很多世界前列的领头大学。第三,大湾区的基础教育也是位于国际前列。最后,教育的研究具有有显著的实力。

 

大湾区真的成为中国南方出现的一个新的教育枢纽,到底有何不同?

 

教育归根到底是为了下一代,准备未来!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呢?其实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但是怎么样的教育算是走向未来呢?算是先进呢?其实我们是可以慢慢地摸索出来一个方向的。

 

教育的发展思路,也许跟所有的机构、所有的体系发展是一样的。首先要提防补缺思维,即提防现在有问题了,我们解决问题,解决以后只是一个没有问题的状况。就像一部车要修,修了以后,还是原来那部车。有任务就要完成任务,要指标就要达到指标,于是完成任务、达到指标就变成了终点。这样是不可能发展出一个未来的教育。我们应该有一种前瞻的思维,思考下一个台阶是什么?然后寻求突破,改变现状。

 

假如从这种思维来看,未来应该是怎么样的?其实未来就在眼前!现在我们周围的很多事情已经变得让我们认不得、不知道了,或者在社会上是大家认为理所当然的、习以为常的事情,我们的教育界还不知道,没感觉到。甚至有的家长,作为一位工商界人士,他对社会的变化是很清楚的,但一到自己孩子上学的事情,他就回到19世纪的那种想法了。

 

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他是香港大学电气工程毕业,之后进入政府的机电署。他的工作做得非常好,有一段时间很多建筑里面的证书都是他签发的。他选择了在55岁退休,现在安享晚年。这个1971年的毕业生,他的状况是21世纪最典型的职业流程。我常说他的职业特点是一技傍身,一纸文凭,一劳永逸,一帆风顺,从一而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越来越少了,在香港来说几乎没有了。

 

全民就业时代终结,湾区教育该何去何从?

 

其实上述现象反映了当今社会的一个根本变化。

 

现在的年轻人对口就业已经不是主流,在香港也是,除了医学院以外,基本上年轻人很少能够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了。大多数是不对口就业,就算是法律、工程的一些专业也有一大部分不是对口就业,个体创业的、同时做很多种职业的人随处可见。有的人间歇性工作,就是做了两年以后拿了工资,然后去旅行,再回来工作两年再去旅行。老一代的人会说你怎么可以牺牲这个工作,将来怎么办?但是其实这种状况是很多年轻人很羡慕的。新的行业越来越多,而且大家都有这个想法,就是全民就业也许已经不可能是一种未来的情况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为下一代做准备呢?

 

大规模生产在工业社会初期,主要的特征已经在慢慢的消亡。大规模生产越来越少,现在讲究的是所谓少量多款,要量身订造,要个性化、个人化等等,大量生产变成市场的毒药。因此机构越来越小,越来越扁,越来越脆弱了。所谓金字塔型的组织正在慢慢地被一站式的小型机构代替了。机构对雇员所承担的保障慢慢地减弱,雇员对机构的那种承担、承诺与忠诚也慢慢地减弱。

 

所以刚才说到年轻人对职位、对职业的看法都不一样了,他们的职业观、成功感、满足感、幸福观都不一样了。20世纪我们那一代是要安居乐业,讲究的是稳定保障。现在年轻人讲究的是突破、挣脱、常新、释放、自为,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观。但是这个变化是持久的、是不可逆的、是全面的。这个变化有点像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现在又进入后工业社会。

 

在这种情况下人能够变成更加自主了。在农业社会,人是绑在土地上,绑在自然的规律里面。工业社会把他们释放出来了,但是他们又变成束缚在一个机构、一个行业里面。现在要进一步释放了,释放出来后将更加自主,但是也更加孤立了,我们需要的下一代是更加坚强的下一代。

 

于是,他们需要学习。所以宏观的社会变化,最后到个人身上就是学习,随时随地学习,用不同方式,学不同的东西,永不间断!因此学习应该是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人的学习,关键在经历

 

大家会说教育不总是在讲学习吗?其实细想一下也并不一定。

 

我这里就很简单的说一下学习科学。学习科学是现在冒起的一个前沿科学,是跨学科的,各式各样的科学来研究学习。其中人脑是可塑的,是人的活动在塑造人脑。因此人的学习是通过活动来对外部世界赋予意义的过程,这也就是人形成知识的过程。所以知识不是像液体一样的东西灌到脑袋里面的,而是人经过他的活动、体验,在脑子里面形成的概念。因此人的经历很重要,有什么经历就会有怎么样的学习。人的学习,关键在经历。

 

因此,教育向前发展的标志有:第一,学生能否成为主动的学习者?在国内的文献上经常出现这样的话,但它的科学支撑就是因为学生的学习并不是被动去接受外来的东西,而是在经过证实自己的活动后脑内发展出来的概念。因此,第一个层次是让学生乐于学习。有一种说法是快乐学习,针对这种说法,我个人有所保留。因为学习不一定愉快,但要乐于去学习。第二层是学生有选择的余地。第三层次是要留白,让学生有自主学习的空间去主动学习。这三个层次是可以并存的,但现在我们绝大部分的学生连第一层次都做不到。

 

第二,学生是不是有充分的学习经历?是否有广泛的学习经历?其实现在全世界都认识到这个问题。现在比较像样的大学,大学生的经历都是很丰富的。内地的大学一年级学生参加很多的社团,很多的社会实践,在国际上的交换、交流等经历都非常丰富。课内应该是在多元的实践中产生知识。课外应该是在多元的活动中培养多方面的素养,因为素养的很多方面不是在课内可以学到的。我们现在是一个多元的社会,人也是多元的,但很可惜社会和人之间只有一条独木桥,就是考试的几个科目,这是很不公平。这剥夺了学生的其他经历,剥夺了其真正全面学习的机会。

 

第三,考试的瓶颈是否得到舒缓?考试在我们东亚文化十分重要。不敢说把它彻底改变,但至少可以得到一点舒缓,包括记忆性的考试减到最少(这个很多学校已经做得到了,就算是大面积的统考也慢慢地向这个方向改变。)、 逐步取消懂得多少的测评,逐步增加能做什么的测评。学习测验的考验在于理解,理解的考验在于应用,这是个基本的原理,也是关键。目前为止,全世界的考试基本上还是考懂得什么,就像知识是一种液体,学生的脑袋是一个容器,考试就是看你能容纳多少,满的就满分,装不满的就不合格。

 

第四,我们的教育研究能不能把理念、理论与一线的实践联系起来。现在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存在严重的脱节。世界社会变了,我们有多少研究室在研究社会,能够让教育得益,能够影响教育决策。我们的机构形态,就业形态等等都没有认真的研究,或者研究的是工商业领域,而不是教育角度的研究。学习科学刚才说到有很多成果,我们应该可以应用,不一定我们每个人都去做脑科学。但是有什么特色呢?刚才说的高低都有,全世界都在走这个方向,或者是应该走这个方向,或者在探索走这个方向。

 

讲好中国故事:大湾区教育的使命

 

大湾区具有以下四项特色:第一是国际化,因为香港澳门本身就与国际紧密联结,是中外的连接点,具有天然优势;第二,建基于教育研究的优势,成为中国教育研究的枢纽,吸收全世界研究的精华;第三,充分利用港澳的多元文化,建设全球性的教育基地;第四,研究和讲述中国故事,我觉得大湾区讲中国故事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

 

简单来说,我觉得我们大湾区的学生应该经历多、外语强、考试少、空间多。现在深圳已经开始减少很多的考试了。最近新加坡也进行考试的减少等等,这些大湾区完全做得到。新加坡的说法是教少些,学多些,我觉得应该是教少些,考少些,学多些。

 

香港的一个新型佛寺——十三寺,它主要不是用来膜拜的,主要是用来学习的,而且不烧香。它的介绍中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用,一念动、一缘生,就是指有一个理念才会发生。所以大湾区的教育首先不是考虑行政怎么做?学校怎么管理?教学法怎么做?而是先要有理念,到底它会变成怎么样的一种教育?这个教育怎么样才能变成先进的教育?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典范,成为一个基地?


    正如程介明教授所说,粤港澳大湾区教育发展首先要回答湾区教育到底是一种什么教育。第五届教博会将专设粤港澳大湾区教育论坛,本次论坛聚焦于粤港澳大湾区教育发展趋势,计划邀请粤港澳湾区内来自9座广东省所辖城市(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佛山、中山、江门、肇庆、惠州、)以及2个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地方教育行政官员或教育学者介绍各自区域内的教育现状,并相互交流与研讨未来3-5年的教育探索方向、可见的规划和面临的挑战等。通过湾区中来自不同文化和教育背景间学者的交流,共同推动粤港澳教育融合,打造独具特色的湾区教育。目前,香港大学程介明教授、陈嘉琦教授已确定出席本次论坛。想了解更多粤港澳大湾区教育资讯,欢迎报名参加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