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 文章预览
亲爱的毛主席,您当年提出的劳动教育今天......
来源: 教博会组委会 发表时间: 2019-12-30
摘要:

现在这种教育制度,我很怀疑。从小学到大学,一共十六、七年,二十多年看不见稻、梁、菽、麦、黍、稷,看不见工人在怎样做工,看不见农民怎样种田,看不见商品怎样交换,身体搞坏了,真是害死人。
——毛泽东 (1965年12月21日)

毛主席曾描述的这一现象,在今天看来并不陌生。近日曾有媒体报道过这样“可爱的”一幕,在开学第一天,食堂午饭时,宁波某小学的半数学生面对盘子里的虾傻了眼,有的拿起来闻一闻,有的拿起来舔一舔,然后忍痛割爱,望“虾”兴叹。


孩子们不是不爱吃,而是不会剥虾。对于这样的现象,很多老师早已习以为常。校长说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因为他刚调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不会吃虾,会剥虾的孩子数量是个位数。


也曾有一项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很多小学老师给刚入学的孩子上的“第一课”竟然是“系鞋带”。有位老师在班里做过调查,发现40人的班级只有9个学生会系鞋带。


面对这些哭笑不得的画面,我们需要反思孩子们生活自理能力如此差,跟劳动教育的缺乏有直接关系。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是我国历来坚持的教育方针。1957年2月,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20世纪50年代,根据毛泽东同志的讲话精神,“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写进了党的教育方针,并纳入到国家宪法之中,初期把爱劳动定为“五爱”国民公德之一,学校把学生参加生产劳动作为一项主课,组织学生下厂下乡参加工农业生产劳动外,有条件的学校,还可以自办校办工厂和实验园地,有计划地组织学生参加生产劳动进行教育。



(1958年5月,毛泽东在北京十三陵水库工地参加劳动。)

二十一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首次把劳动教育纳入党的教育方针,这是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的丰富发展,更是新时代弘扬劳动精神、倡导劳动教育思想的集中体现。


一直以来我国的劳动教育发展主要依靠着外生性驱动力,劳动教育每一次受到重视都是依靠自上而下的力量推动。然而促进学生身心全面发展才应该是劳动教育自身应有的内在目的。


 什么是新时代的劳动教育


偏重考试升学客观上冲淡了劳动教育,社会变迁和科技进步改变了传统劳动教育的条件,实践中普遍存在劳动教育在学校中被弱化,在家庭中被软化,在社会中被淡化,在研究中被虚化的现象。


劳动教育具有文化属性、实践属性和幸福属性。劳动教育是使青少年学生获得正确劳动观念、劳动习惯、劳动情感、劳动精神,了解和懂得生产技术知识,掌握生活和劳动技能,在劳动创造中追求幸福感的育人活动。它包括劳动思想观念的教育、劳动技术知识和劳动技能的教育。劳动教育的特点就是劳动教育注重实践经验,提倡“做中学”和“学中做”,和生活世界、职业世界、社会生活是紧密联系的。就是手脑并用,理论与实践结合,知行合一。

(文字整理自第五届教博会《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论坛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劳动技术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原党委书记,徐长发徐理事长发言内容 )


劳动教育教的是工匠精神

劳动教育不应该只是做做农户、干干家务这么简单。新时代的劳动教育应该教会孩子工匠精神。举一个例子,我们研发的火箭,让孩子参加拧一个螺丝钉,你放不放心?我们企业内部有非常严酷的工艺规定,要拧到怎么样的力度,在拧的过程中体现的就是一个工匠精神,大家都按照规范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教我们的孩子、学生思考,为什么差距这么大,你是用什么材料?是用钢做的还是塑料材料做的?为什么摩擦系数小呢?材料变形了没有?这些内容涉及到都是非常高深的学问。当今的工匠很少,在劳动教育的过程中有没有把孩子带到车间中来,让这些工匠们带着孩子们体验,通过一个简单的劳动,比如拧螺钉,让孩子展开想象的翅膀怎么把它拧好,你未来学习的时候学哪个课程,材料力学还是机械学,工程学还是其他高精尖学科。我们3000万工程技术人员撑起了中国的梦,中国航天在编人员35万,加上187家的商业航天公司,不会超过2万人,加起来37万人,37万人撑起来中国的航天梦,让孩子更好的参与这种智慧劳动,培育后续的能量,能够走向更辉煌的前景。

(文字整理自第五届教博会《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论坛 欧比特宇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颜军发言内容)


劳动教育如何进行效果评价?

教育评价的问题也是一个没有完全解决好的问题,现在教育评价是在政府主导下的评价,现在我们教育评价要实行管办评分离,管政府、管教育、行政机关,学校办教育、办学,社会评价,因此今后的评价不再是政府单方的评价,而是社会性的评价,政府也在当中,但是政府不一定是全部的主导,可以有社会第三方参与的多元评价。今后也需要社会、家长、老师、校长来进行综合性的评价。但是政府要主导教育评价的发展,要让它走上科学评价、专业评价、学科评价的道路,劳动教育还是要成为一个学科,既然成为一个学科,它今后还要走向科学,劳动教育科学。因此我们还要专门来研究如何评价劳动教育,让劳动教育的评价走向学科化、科学化,这个教育部没有现成的经验和制度,需要大家一起探讨。

(整理自第五届教博会《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论坛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执行会长、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原司长孙宵兵发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