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文章预览
丘成桐先生送给孩子们的六一礼物
来源: 教博会组委会 发表时间: 2020-06-01
摘要:

丘成桐先生是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兼物理系教授、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他是饮誉世界的大数学家,也是一名卓有成就的数学教育家。
今天我们转载丘成桐先生2002年就中小学生教育问题写给著名数学家郑绍远教授的一封信,作为六一儿童节礼物,送给全国的中小学生。
这份特殊的礼物,饱含着一位大数学家和教育家对中国未来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和学海苦渡的孩子都有现实的启迪意义。

导语:

丘成桐先生是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兼物理系教授、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他是饮誉世界的大数学家,也是一名卓有成就的数学教育家。


今天我们转载丘成桐先生2002年就中小学生教育问题写给著名数学家郑绍远教授的一封信,作为六一儿童节礼物,送给全国的中小学生。


这份特殊的礼物,饱含着一位大数学家和教育家对中国未来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和学海苦渡的孩子都有现实的启迪意义。



▲世界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先生


丘成桐先生致郑绍远教授函

绍远兄:


离开香港已经33年了,但当年在培正和中大读书的光景还是历历在目。来到美国后,又有一年在帕克莱同窗,合作研究足足有十年之久。年少时的干劲当真可爱,1975年我到纽约,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既要到普林斯顿探访女朋友,又与你完成了两篇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两者皆是人生快意之事,所以做起来得心应手。


近年来,有幸得到李嘉诚先生和郭鹤年先生的大力捐助,在中文大学建立了数学科学研究所,总算替这个哺育我们的城市和国家培育了一些人才,但距离社会所需还相差一段距离。从1974年起我开始带研究生,到如今毕业的博士也差不多有50人了。我本着“有教无类”的精神,三十年教学生涯,总括来说喜多于悲。教导学生不仅仅是付出,还有教学相长的好处。自己在科研上好几个重要的工作,都得益于讲课时得到的灵感。


近十年来两个孩子的成长经验,令我对如何教导中小学生,形成了一定的想法,我想就这个问题与你探讨一下。


▲数学家郑绍远教授


记得我们小时候家里都很贫穷,但父母对我们有很大的期望。我很庆幸父母任凭自己按兴趣来选择做学问的方向,没有坚持去找一个致富的专业。按照兴趣去探索一直是我求学的宗旨。我看见很多学生,由于家长的坚持,勉强进入一个自己不喜欢的行业,一生都不愉快。


家长对孩子过分的期望往往得来相反的效果。中国人的社圈中,特别重视天才儿童。天才儿童一般都很聪明,但是根基不稳;父母又要求他们跳班,因此受到极大的压力,大部分天才儿童都不能成材。由于年纪较小而相处的都是年龄和志趣不同的同学,天才儿童往往很少有知心朋友,脾气孤僻,反而痛苦一世。在我教导的学生中,也有早露头角的,幸而我未将他吹捧,因而他能稳步向前,现在可算是名重一方的学者了。


这些年来教导学生的经验,使我认识到学生人格训练的重要性。有些家长鼓励孩子不择手段去谋取较高的分数,又不愿意帮助同学,很难合群。从前我家教育严谨,往来长辈谈吐高雅,使我获益良多,可见家庭教育的重要。多年来,能够得到很多一流的人物作为我的老师和朋友,可算是我一生幸福的泉源。


近年来由于各行业的需要,当政者希望大量培养中学生和大学生。但是我发觉,由一个尚末成熟的知识社会过度到成熟的知识社会,政策往往倾向于浮躁冒进,用简单的量化方法来衡度科学技术的水平。正如当年中国以年产钢铁量来衡量工业的进步一样,这十年来香港各大学的研究水平比以前大有进步,可是还是以文章的量而不是质来作为主要衡量的标准。


一个国家的强盛不在于短期的财富积聚。文化的修养、科技的发展,都是现在社会的根基。美国是世界上超级强国,经济上也出现过困难的时候,但是他们有能力很快将颓势扭转过来,这与美国大学的质素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培养的人才十分广博,有读埃及文学的、有读天文的、有读数论的,种种不同的学科,表面看来与国家富强无关,但是在求真善美的精神的推动下,人文修养大大提高,科技创新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青年领袖比比皆是。由于训练的充沛和提拔人才的公平,年轻人勇往直前,国家即使有困境,也很快就可以走出来。


▲一个国家的强盛不在于短期的财富积聚。

文化的修养、科技的发展,是现在社会的根基


政府的鼓励和决策对学生和家长是有深远影响的。在政府的推动下,很多年轻人愿意牺牲小我为国家服务。在政府的推动下,市民会对音乐、文化、科学有正确的认识。没有深厚文化的根底,实在很难想象一个现代城市能建立起来。教育和社会文化是互为因果的,假如社会上有深厚的中国文化,学生就会自动学习中文。假如社会有深厚的西方文化,学生会发觉读英文是必须的,而不是负担。当学生发觉学习中西文化受到社会尊敬时,就不会存在所谓母语教学的问题,因为只要对学习语言有兴趣,能力就会增强,学习便不会有困难。


十日前,我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杨振宁先生的八十大寿大会,14位诺贝尔得奖者到贺,可谓冠盖云集。其中汤斯(Charles Townes)先生是激光的发明人,可说是50年来最伟大的发明家。他向李岚清副总理指出他发明激光的经过,是他对量子力学的现象研究得出来的结果。由这里可以看见通才教育的优势。


在我们的经验中,教师的质素和态度非常重要。当年培正的数学老师是第一流的,这与我们成为数学家不无关系。但是有的科目不行,老师对他的专业不熟悉甚至不懂,我们很快找到理由来不学习。当教师被指出有错误时,往往要自圆其说,反而激起了师生的矛盾。


老师受到学校和社会的要求,培养学生成材,但是成材往往以考试成绩为标准,然而考试高分的学生未必最有成就。人格的训练、语文的修养、时事历史的认识,都对学生有深远的影响。学校有责任去培养通才学生,帮助他们参加课外活动,阅读课外书籍等等。


▲因材施教,通才教育,培养孩子未知欲和好奇心,比分数重要得多


香港中学的课程是由政府统一厘定的。由于学生程度参差不齐,为了保证他们都能够升级,老师教学时很难因材施教。所以有必要建立不同程度的学校,同时容许足够的自由度,使程度好的学生够转班或转校。


一般而言,亚洲的学校在小孩12岁前的要求比较多,课外活动比较少。美国的高中教育比较充实。中国学生的考试成绩平均来说比较高,但在需要独立思考和创新的学科中,中国学生往往比不上美国学生。中国学生往往以考试的成绩作为评审自己的标准,这是家长也是社会的期望。很多学生多年后还以中学的考试成绩为骄傲,始终无法摆脱人为的标准。


美国学生好奇、好发问,因此往往能够创新,走一条前人未走过的路。这不单是他们的文化背景使然,从小学到大学他们都刻意培养这方面的修养。学生往往对社会、文学、音乐、科学等不同范畴同时充满求知欲。我认识的朋友当中,就不乏既追求致富,但又喜爱科学的,我们的朋友詹姆斯·西蒙斯(JamesSimons)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这封信一开始就说探访女友和研究科学都是赏心乐事,西蒙斯也有同样的爱好。


我觉得教育改革要兼顾各方的需要,才能够成功。既要提高一般学生水平,使得他们能够适应个知识型的社会,也需要培养社会、学术、工业和商业各领域的领导人才。原创性、现代科技观、商业管理概念、法律的认识和语文沟通能力等,都是培养领导专才不可或缺的。


香港回归已经5年了。在中国前途欣欣向荣的大前提下,只要我们有第一流的人才,在政府的领导下,学有所用,前途是无可限量的。你既然已经替教育做了不少工作,希望能够坚持下去,香港的未来是光明的。


▲丘先生提醒,家长对孩子过分的期望往往得来相反的效果。天才儿童一般都很聪明,但是根基不稳

本文系独家授权于斯文至乐公众号,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