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文章预览
成长评估|谢小庆:我们如何为王恒屹这样的“超前儿童”提供教育?
来源: 教博会组委会 发表时间: 2020-10-12
摘要:

第39期教育创新孵化营公益活动——审辨教育专题中,特邀嘉宾北京语言大学谢小庆教授的《思维水平的成长评估》演讲报告中讲到了"超前儿童“的教育故事。

国庆中秋假期结束,大家都去哪儿旅游了?有何收获?欢迎留言跟小编分享呀~



小编虽然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但也有收获呢~
不知道大家在假期有没有看央视的《中秋诗会》,节目中6岁的王恒屹小朋友在奶奶的陪同下参加节目并夺冠了!

其实,在中秋节前,我们刚刚举办的第39期教育创新孵化营公益活动——审辨教育专题中,特邀嘉宾北京语言大学谢小庆教授的《思维水平的成长评估》演讲报告中也讲到了王恒屹的故事。(见视频14分30秒—16分50秒)

视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oeoHHOpysiVQir5FaQ_9Q

可以看到,那时候的小恒屹就已经不仅仅会背古诗词,还理解其意思。事实上,现实中也有很多像小恒屹一样“超前发展”的孩子,我们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语文学科的学习内容是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的,他们 “达标”了,但却得不到“成长”,学校要怎么向这样的孩子提供教育呢?同样的,对于一些基础薄弱的孩子,暂时“达标”有困难,但通过学习仍能获得“成长”,学校又应该如何对他们进行教育?
谢小庆教授在报告中讲到,美国精英教育的成功与其宽松的、非竞争的教育环境有关,这种教育环境,使孩子的好奇心、探究欲和创造力得到保护。在美国学校中,从小就注意发展孩子的审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鼓励孩子的独立思考和质疑精神,注意保护孩子的个性和兴趣。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正是这种宽松的、非竞争的教育环境,使美国学校中出现了一大批“掉队(left behind)”学生,或者说是“差生”。




在中国的小学毕业生中,5秒钟内不能做出正确回答的比例可能不足5%;在美国的小学毕业生中,5秒钟内不能做出正确回答的比例可能高达50%。
为使所有学生都达到最低的能力和知识标准,2001年美国出台了《2001年一个都不能少法案》(NCLB法案)。但伴随而来的是,为应付达标,“应试教育”在越来越多的学校中出现,伤害了优秀学生的个性发展,束缚了教师的个性化创造。怎样在“救济后进”和“保护优秀”之间保持平衡?2015年美国又出台了《让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ESSA法案)取代NCLB法案。该法案保留了阅读、数学和科学科目的州统考,同时鼓励各州、各学区、各学校开发并实施灵活、适用的多元评估方法,强调对学生审辨思维和创新能力的评估。实施到今,美国各州在问责中加大了学生成长性评价比重,促使每个孩子都能得到“成长“,并形成了多种成长模型。




成长评估模型体现了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学习,不仅要追求“达标”,更要追求“成长(growth)”。当学生感到吃力时,学习才真正发生。
进行成长评估,不仅可以更准确地了解学生学习的实际成效(outcome),同时可以更准确、清晰地了解教师、学校对学生成绩的提高所实际产生的影响。还可以为优化教师队伍,改进学材,改进学习方法,提供更坚实的实证基础。
当然,成长评估也存在一定的技术难度。
第一个难点是测试分的等值。两次测试的难度不同,分数的增长可能归因于学生的成长,也可能归因于试卷偏容易。只有两次测试的成绩可以进行合理的转换,可以排除掉试卷难度变化的影响,两次测试才具有可比性。
第二个难点是研发纵向量表。前面提到的成长评估的七个量表中,增分、轨道和分类模型都基于纵向量表之上。影响最大的是智者平衡评估联盟测试系统(SBAC)和大学学习和就业准备联合测试(PARCC),这两个测试系统除了联邦政府、 40多个州政府的投入,还有承担研发任务的培生等大公司的研发投入。高成本的投入,使得SBAC和PARCC都在以有偿的方式向各州政府的教育主管机构提供服务,受到市场调节。
但无论如何,成长评估是大势所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正面对着一场新的学习革命。这场学习革命有两个突出特点,一个是个性化学习,一个是注重发展核心素养。个性化学习和注重发展核心素养需要成长评估,而成长评估又可以促进和推动个性化学习和发展核心素养,这是一种互为因果、相辅相成的关系。
今年6月30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审议通过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中指出,要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以“倡四评(结果,过程,增值,综合)”实现“破五唯(分数、升学、文凭、论文、帽子)”。
我们未来教育评价的一个重要趋势将是以成长(growth)、增值(value-added)评价补充原有的结果、达标评估。

成长评估将在个性化学习和发展学生核心素养方面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如何借助成长评估改进我们的工作、学习,需要教师、校长、教育相关部门和商业性教育公司的共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