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 文章预览
施一公:论文≠科技实力 领域贡献才是人才评价的关键
来源: 教博会组委会 发表时间: 2020-10-28
摘要:

论文和科技实力是两回事!

论文和科技实力是两回事

过去5年里,国内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增加了两倍,技术交易额翻了一番。 如果较真一点,假设国内有效发明专利从100增加到300,技术交易额从100变成了200,那么单个专利交易额其实是不增反降了,是5年前的66%。同时,补充根据2019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2009年至2019年(截至2019年10月)我国科技人员共发表国际论文260.64万篇,比2018年统计时增加了14.7%;论文共被引用2845.23万次,与上一个统计年度相比,增加了25.2%,连续三年排在世界第二位。虽然中国论文被引用次数增长的速度显著快于大多数国家,但与排在第一位的美国的7468.9万次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这一数据折射出来的,是科技评价体系的问题。在各个单位,不论是晋升还是考量绩效,都会把专利、发表文章、文章的引用数和文章所发表杂志的影响因子作为标准,而且这一风气愈演愈烈。 但这几个核心的科技评价指标——文章数量、论文引用率、杂志的影响因子——都可以人为地提高。各个学校、单位都办了杂志,想要提高影响因子,互相引用就可以,引用多了,影响因子自然也就高了。论文不足以说明科技实力,美国没有这样的评价方式,科技实力却依然领先。 因此,论文和科技实力是两回事,大家千万要分开。




科技人才评价不在于论文,

而在于领域贡献

西湖大学终身副教授的评审标准:不看重发表了多少论文,引用率是多少,而是让教师讲述自己的科研故事,“我的贡献在我的领域里有多重要,如果离开我的贡献,这个领域会不会出现一个无法愈合的缝隙”。之所以采用这种另类的人才评价标准,是因为西湖大学希望年轻教师能做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研究,推动科学前沿探索。


西湖大学科研人员的晋升标准,值得业内人士借鉴。众所周知,研究型大学承担着一个国家和地区原始创新的重要使命,要通过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引导、激励科研人员心无旁骛地开展前沿探索,尽量做一些具有策源功能的原创性研究,而不是一味在热门方向上做跟随式研究,以发论文为目的。



一个优秀的人才必须付出的是时间,

必须具备的是批判思维

所有成功的科学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心血。实际上,一个人无论从事哪一种职业,要想成为本行业中的佼佼者,都必须付出比常人多的时间和心力。


此外,优秀的人才需要进行独立思考,通过科学研究来发掘创造新的知识,而探索新知识必须依靠批判性的思维逻辑。


1、正确分析负面结果(negative results)是成功的关键

绝大多数实验结果会与预料不符,或者是负面结果。其实,对负面结果的分析是养成批判性思维的最直接途径之一;只要有合适的对照实验、判断无误的负面实验结果往往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


2、耗费大量时间的完美主义阻碍创新进取

在大刀阔斧进行创新实验的初期阶段,对每一步实验的设计当然要尽量仔细,但一旦按计划开始后对其中间步骤的实验结果不必追求完美,而是应该义无反顾地把实验一步步推到终点,看看可否得到大致与假设相符的总体结果。


只要一个实验还能往前走,一定要做到终点,尽量看到每一步的结果,之后需要时再回头看,逐一解决中间遇到的问题。


3、科研文献(literature)与学术讲座(seminar 的取与舍

一个人必须对他做的事情做些取舍,不可能面面俱到。无论是科研文献的阅读还是学术讲座的听取,都是为了借鉴相关经验、更好地服务于自己的科研课题。


4、挑战传统思维

打破迷信、怀疑成规,而关键的关键是:Follow the logic,跟着逻辑走!



寻求中国教育的改变


近年来,我国开展了包括人才评价在内的“三评”改革,科技人才评价制度是改革的一个重点。虽然已取得一定成效,但一些高校科研人员认为仍有深化改革的空间。如“优青”(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评价的是38岁以下青年科研人员的成果,这些年轻人的独立工作时间不长,想要评上“优青”,就得在短时间内取得可观的成果。这在客观上导致很多青年科研人员不敢从事原始性研究,因为这种研究周期长、风险高,38岁之前可能出不了重要成果。很多大学教师为了申报“优青”选择做热门研究,但很可能因此与“从0到1”的突破无缘。


近期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中明确提出“突出质量导向,重点评价学术贡献、社会贡献以及支撑人才培养情况不得将论文数、项目数、课题经费等科研量化指标与绩效工资分配、奖励挂钩。根据不同学科、不同岗位特点,坚持分类评价,推行代表性成果评价,探索长周期评价,完善同行专家评议机制,注重个人评价与团队评价相结合。”在科技人才评价体系中,可否适度降低论文数量、引用率、期刊影响因子等指标的权重?可否更多地引入主观评价,让科研人员讲述自己的成果在某个领域里的影响,并征询这个领域一流专家的意见?如何引导青年科研人员成为具有学术贡献、社会贡献的人才?这些问题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让人才评价这根指挥棒催生更多“从0到1”的突破,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以上内容整理自施一公公开演讲内容、中国教师报、中央电视《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