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全国优秀中小学教师 校长 教研员讲坛
返回讲坛首页 返回首页
主办单位: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
已报名
52
点赞
765050
访问量
1946154
24796

邹贤莲

中学高级教师,重庆两江新区行远小学校校长,重庆两江新区兼职教研员。重庆市第二批中小学学科带头人 ,重庆市骨干教师,重庆市远程教育专家 ,重庆市教育学会学术委员 。成功主研4个国家级课题、9个市级课题,曾获“国家级教育成果二等奖”“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优秀等级”“重庆市教学成果一等奖”“重庆市教育科研成果一等奖”等,9篇论文发表在《基础教育课程》《未来教育家》等核心期刊上,出版著作《鸿雁徜徉 志在行远》。

创新故事

重塑边界,让新建学校拥有茁壮生长的竞争力

 

重庆两江新区行远小学校  邹贤莲


摘要:展望未来,全球教育的新时代已经拉开帷幕,中小学校的办学边界不断位移,不断扩展。为了全面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整合各类资源打造面向未来的学校,重庆两江新区行远小学作为一所在国家级开发新区“建设高起点,高端化,国际化教育高地”发展思路下应运而生的一所公办学校,把握机遇,重塑边界,通过理清学校发展的内在逻辑,梳理学校成长的“要素链”,研判新学校面临的优劣势,抓住学校成长的核心要素,通过一系列的探索,让新建学校拥有茁壮生长的竞争力。

关键词:边界;理念文化;课程基因;矩阵管理

 

一、理清内在逻辑,为新学校塑魂

    

重庆两江新区行远小学校是一所在两江新区“建设高起点,高端化,国际化教育高地”发展思路下应运而生的一所公办学校,于2018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

学校需要文化的凝聚、影响和感召。学校文化是文化自信的重要基石和依托,是制度形态精神形态、物化形态的综合形态,是学校的隐蔽课程,也是一所学校最深沉、最持久的课程。一般认为,学校文化应在长期办学过程中提炼沉淀,新建学校不能“奢谈”文化。但是,正是因为新建学校一切从零起步,只有冰冷的房间和课桌椅,才更应该在建校之初植入文化理念,以文化建设为突破口,既要反映办学者对教育的理解,还应该有其逻辑和审美高度,让新建学校拥有该有的教育味道,更加符合孩子们对学校的美好期待和学校自身的人文追求。


(一)为新学校更名

    

名正则言顺,明德则入理。行远小学原名“人和花园小学”,接手筹备工作后,为了增加辨识度,符合学校的办学追求,结合学校的地域特征,更名为“重庆两江新区行远小学校”。校名出自《礼记·中庸》:君子之道,譬如行远必自迩,譬如登高必自卑。它集中体现了办学人脚踏实地,勇往直前的民族精神和实事求是,真抓实干的时代精神。


(二)考寻精神代言


结合学校地域特征和登高行远的校名意境,选取朝向更高更远更辽阔的 “大雁”作为学校的吉祥物。结合学校吉祥物和学校文化,选择朗朗上口具有童趣的“雁启楼”“雁志楼”“雁行楼”“雁扬楼”作为学校的楼栋名,创编完成行远童谣“雁儿雁儿追追,离巢展翅飞飞,向高飞歌声脆 ,春去秋来不怕累。向远飞紧跟随,结伴跨过山和水。”以朴素平凡、坚韧顽强、默默净化空气的“绿萝”作为行远人的精神代言,通过设计提炼,让绿萝图案嵌进门窗、地面、吊顶及文化用品上。


(三)构建文化体系

1 学校文化体系

教育要慎始,开始的方向决定着人生的轨迹;教育即影响,世间的万物濡养着生命的成长。学校的发展需要理念的支撑。面对新时代的需求和未来发展趋势,紧扣“行远”源起和意境,站在儿童的立场,采取生动、简洁而朗朗上口的表达方式,带着绿萝和大雁所共有的“天天向上的目标志向”“孜孜以求的坚韧执着”“久久为功的格局气度”的美好品质,潜行调研求教和反复论证打磨,学校文化体系和办学思路逐步明晰。

 


(四)追忆旧小时光


教育意味着传承与创新。在校园内,我们应该以学习者为中心,以真实问题为支点,以机制流程与学习方式设计为纽带,为学生提供更多样、更立体、更全面的资源供给。我们从二手市场淘得旧时农具、厨具、木工工具、石具、生活用具等共计300余项,分门别类放置。我们希望孩子们因好奇而探究,以沉淀几千年劳动人民的智慧启迪孩子们的智慧。


(五)校史精彩回眸


一所新学校的建构蝶变,仿佛历经十月的胎腹孕育,伴随着的是行远人的艰辛,奋进与坚守。定格每个精彩瞬间,留下每个温暖记忆,把每点行远精华汇聚在一起,传承给每个行远人。建校之初,建设专门的校史馆,在微信公众号上开辟专栏“行远记忆”。校史的积淀,既是学校文化建设的重要载体,更是学校办学思想不断发展的源泉,是鼓励师生共同成长的重要土壤,是初心不忘,勇往直前的不竭动力源泉。


二、拓宽场域边界,为新学校赋能


如何在教育场域的方寸之间,打破空间的桎梏,赋予空间课程功能?

教育空间的设计上,应该包含文化的逻辑、审美的逻辑、管理的逻辑、教育的逻辑。在建校初期,我们优化调整学校80%的功能布局,拆墙32面,增设隔墙6面,开门开窗11个。基于这些调整,改变原有封闭落后的设计,从基础建设开始做细做实。


(一)拆除教室隔墙不破不立,通过拆除教室隔墙,开创“开合班组”教学模式,将相邻两个自然班中间的隔墙优化成移动伸缩墙,最大限度地提高空间的价值,既相对独立,又有更多的共享、游戏、上大课的时间。为分层辅导、学科整合、混龄大课提供空间可能,赋予了空间多样性,更为新建校较多的年轻教师提供传帮带机会。


2 “开合班组”教学

 

(二)突破围墙边界


学校是一个教育场域,学校围墙应该突破边界,心有多宽办学思想就能延伸多远。

由于学校周边情况复杂、工程量大、工期紧张、涉及面广等综合因素,周边环境脏乱差,开学之前务必为它脱下邋遢的外衣。最初的校门守旧无特色,为了让学校更人文、更生态,校门进行了重新规划设计,学校提交可操作方案,终于营建出安全、有序、整洁的周边环境。


(三)利用边角区域


结合校园实际,精心规划设计,我们把几乎没有可用价值的边边角角摇身一变,成为了富含文化和课程功能的 “行远六景”——登高行远、养正书轩、两江云岫、求索文苑、呀呀小剧场、芃芃俱乐部,每一处都蕴含着教育的理想。


(四)优化功能布局


从某个角度来说,学校装修和家庭装修一样,都应站在人的立场,综合考虑功能需求和使用需求。将教师办公室设计到班级中间,师生更多交流陪伴机会;玻璃连廊变身英语学习长廊,小音箱全天流淌英文对话;将教室外走廊优化调整为非正式学习区,在教师办公室内设计无遮挡办公桌、及时教研的研讨桌,学习交流无处不在。校园不再是冰冷的建筑,而是人文的体现,知识的萦绕。


3 英语长廊


三、面向时代未来,为学校成长供养


面向未来的学校应真正聚焦每一个参与者的成长,暨学生、教师、家长相互影响、共同进步。教师、学生、家长是学校教育事业的基本组成部分。他们的关系犹如一个三角形的循环,只有齐头并进、共同努力,才会让每个孩子实现真正的成长。因此,学校以“学生砺行”“教师修远”“家长共进”三大课程研究为引擎,课程研发与常规管理并驾齐驱,努力实现校园生活课程化。我们创建了“雁群矩阵”学校发展模式,采取“一部门一课程”的扁平化管理,将学校课程研发与常规管理融合,实现课程灵活化、丰富化,管理效益最大化。所谓矩阵,是一种共同体的思路,指的是现有的条件、要解决的问题以及解决的方法之间构成数列。


(一)学生“砺行课程”


学生是学校教育的主体,基于学龄儿童心理发展有意注意稳定性特点,结合范例教学法与教育过程最优化理论,达成国家课程校本化、地方课程整合化、校本课程生活化的最优教育目标,行远小学“砺行课程”打破传统大一统每节课40分钟课时桎梏,根据各课程内部需求,调整设立校园课时安排,弹性安排校园课程生活。弹性课时安排主要有15分钟微课时、30分钟短课时、35分钟芯课时、50分钟中课时以及短则半日长则六年之长课时。


(二)教师“修远课程”


立足学校工作,回归生活世界,构建并实施“修德行,强专业,养身心,慧生活,促创造”五维一体的教师“修远课程”。促进教师文化素养与专业发展的相互融合,使其能真正幸福地生活,快乐地工作,以饱满的工作、生活状态引导学生的健康成长。助力先修炼成“人”,再展翅成“教育人”,以实现“雁飞千里,行远致道”的办学愿景。


(三)家长“共进课程”


现代教育不是一个孤立、封闭的过程,而是开放的、现实的、全方位的社会活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密不可分。家校合作显得尤为重要。

如上所述,家长如何提升养育的素养和能力?学校教育如何引领家庭教育?如何建设良性互动的家校关系?……

    

                         4 三大课程体系


面对种种问题,我们以“打基础、共成长、同发展”为思路,亲子之间共学互启,提升亲子关系,家长之间共商互助,形成家长自治共同体,家校之间共建互信,建立家长学校和家委会。